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14

可以爱我便爱,不能爱我便不爱

2014年11月16日,星期天。下午我,肖秋实和卢成华去KTV唱歌,卢成华把他们部门的两个女生也交过来了。其中一个叫罗玉华。这姑娘有一次来过羽毛球馆打羽毛球,那时候感觉是比较好的,不过不是什么喜欢的那种感觉,只是觉得面对一帮陌生人,一个女生第一次能打成这样还算比较不错的了。不过这姑娘这次来KTV就不怎么唱歌了,感觉可能陌生人太多了还是有些不自然的吧。唱完歌我们一堆人去电影院看了《马达加斯加的企鹅》。看完回来一起吃了晚餐,就各回各“家”了。不能说是多么多么喜欢吧,因为以前的经历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是没有谁离不开谁的,两个人彼此印象良好,品行也没什么大问题,我觉得就可以凑成一对了,然后大家互相在对方身上投入自己的关怀,并且在自己的行为上有一定的底线,也就会是一对幸福的人儿了。对这个姑娘,我看着觉得还不错,就有了想交往的念头。这天晚上,我问兄弟要罗的联系方式。

2014年11月17日,星期一。从兄弟那边弄到了联系方式,申请加她为QQ好友,但是可能她没上QQ,一直没通过好友申请。

2014年11月18日,星期二。早上她那边通过了好友申请。无话。

2014年11月19日,星期三。无话。

2014年11月20日,星期四。夜。我想约她下楼,当面聊聊,主要是想表达我对她的“企图”然后听听她什么反应,有想法就说出来,结果别看得太重。不要说都不敢说出来。结果没有约下来,会宿舍后双方在QQ上聊了起来,感觉聊得还可以,但是不让送早饭,不让一起吃晚餐,对于第二天晚上约会持不确定的状态,我以为有戏。

2014年11月21日,星期五。朋友找我去打羽毛球,没去,说我要找女孩子约会了。如果成功的话,这就是我第一次和女生约会了。但也正像许多每天上演的笑话一样,如果的潜台词就是没有。为了让待会儿的“约会”表现能好点,我吃完晚饭就抓紧去洗头,边洗头边再三邀请她,无果。

2014年11月22日,星期六。中午肖秋实生日,好朋友的生日,而且还特意邀请我了,怎么可能不去。结果饭店里吃饭的时候老板给我们的是假球,我们几个稍微能喝一点白酒的人都感觉喝多了,我和另外一个人还吐了。其实在喝酒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白酒有点怪,吃完饭去KTV的时候,我去上厕所的时候在卫生间里吐了一地,靠着门半睡半醒得趴了也不知道多久,后来模模糊糊地听到肖秋实在厕所里叫我的名字,我应了一下,然后清醒清醒就回到KTV了,但是还是很不好受。在KTV包厢里又吐了一次,然后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很多人都已经走了,只剩下加我在内一共四个人了。醒来的时候我问肖秋实我睡了多久,他回答了我,不过我只记得那时候我确实有问肖秋实这个问题,我也记得他回答我了的,但是我不记得他回答我的内容是什么了,我觉得自己好像是真的有点喝醉了。我跟卢成华说,待会我们去吃晚饭的时候,你骑我那辆山地车,肖秋实用电瓶车带我。不过出KTV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是可以骑自行车的,就自己骑车了。后来的判断是那时候酒劲还没完全上来。晚餐我一直在喝粥和果粒橙,但是离开吃饭的地方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不能骑自行车了,这个时候应该是酒精彻底上来了,这一次是真的让卢程华骑自行车,然后肖秋实用电瓶车带我回公司宿舍的。回来的路上看到了罗玉华,朋友们帮我制造机会,我用这个机会近距离地跟罗玉华和她附近的人打了个招呼说我们先走了。那个时候我身上应该酒味很重,不适合约她单独走,怕会破坏我的形象。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躺倒床上,拖着重重的眼皮打开QQ和她聊天,聊一句,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再睁开眼看她有没有回我,后来越聊越有兴致了,但是我明白自己还是不清醒的,我非常疲惫地起床穿衣服然后出去到楼下的小超市买了三瓶牛奶和一瓶罐头。一瓶牛奶是给我同桌买的,这几乎是我的习惯了,买东西不能只给自己买的。然后剩下的两瓶牛奶和一瓶罐头我拿来喝掉发现还是比较醒酒的。约她星期天去打羽毛球,去幽会。无果。

2014年11月23日,星期日。聊了一会,她不想聊了。我自己一个人对着屏幕讲了很多话,她回了一句“额,这一会儿写了这么多”,感觉有些怪怪的。后面基本就是一个人的单机聊天了。可能我聊得太多了,被嫌弃了。我觉得我第二天就先不聊了好了,不然实在太烦人了。

2014年11月24日,星期一。一整天她的QQ都不在线,所以整个一天我们没有在QQ上聊天。下午突然下了比较大的雨,我发短信给她问她有没有带伞,让她下班后等我带伞给她,她说她带了,所以,没有然后了。我觉得她今天QQ不上线,已经是很明显的暗示了。即便不能说是讨厌,但是肯定能说明她对我其实是没有什么感觉的。

所以,今天我写下这篇日志来对这件事进行一种文字上的纪念。其实很淡然的,可以爱我便爱,不能爱我便不爱。我非常希望有一天可以遇到一位我伸出手,她就会把手交给我的女孩子,或者她跟我说她走得很快,问我该怎么才可以让她走得慢一点,然后我便伸出手将她的手紧握。但是也不奢求一定要这样的,普普通通的也没什么不好的。但是我真的是不愿意去收获一份艰苦追来的爱情的,那对我而言,不是爱情,即便成功,也只是被追求者的一种施舍,对你带给她的感动给予的一种回报,但是感动这东西,怕是不能持久的,而且双方的关系也已经不平等了。这样追来的,还不如去相亲,还方便许多,大家也比较平等。卑微的爱情,不稀罕。

以上,封存。

滕运锋,2014年11月24日,于浙江东阳横店。

——————以下更新于2014年12月2日————————

之前她的手机坏了导致了我的误解,现在故事仍在继续!

12月10日,第一次约会(散步),第一封情书

————以下更新于2015年1月30日——————

2014年12月31日:发短信给她,宣布不追了。短信内容:“嘿,我决定不追你了,有些事勉强不来的。祝你2015年有个好运气!”。

以上,

滕运锋,2015年1月30日,于浙江东阳横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