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er, Higher, Stronger
更快,更高,更强

三十岁之前,焦虑和不安

91年出生的我,2019年29岁,2020年就三十岁了。根绝国家十三五规划,2020年要全面消除贫困人口,后面这一个月我得小心了(手动保命……)。好吧,艰难地开了一个笑话。

即将三十的我,还是在漂泊,没有固定的“家”,不知道几年之后的自己会在哪个城市从事什么工作。想过很多可能,有些case下感觉会过得很轻松,有些case下感觉会比较艰难,有时候真想直接选择easy模式过一辈子算了,但又会觉得不甘心。

想过一个case,以后回老家生活,这个想法本来已经很久不曾想过了,一度是觉得以后就算不呆在上海也不会回老家去。但是最近有次看了下公务员的待遇,好像年薪也有个十多万,还挺不错的。上海再工作个一年,已经可以去温州市区全款买套便宜点的房子了,然后离三十五岁考公务员也还不少时间(最迟2027年),这段时间上海工作赚点工资差然后一边考公务员,考好就回温州去,这种方案没有房贷车贷之类的欠债,多半还能有余下几十万存款,有道是无债一身轻,而且公务员在老家算挺不错的归属了,自己好歹做了几年程序员,副业还是比较好弄的,赚点外快补贴家用,父母老家有房子,装修一下住起来也舒服,然后杭温高铁预计2022年建成通车,杭温高铁一期时会在隔壁镇会有个楠溪江高铁站,我在市区生活的话周末回家和爸妈团聚会很方便,爸妈不容易孤单,也有可能会在市区买套小户型让爸妈就近住。然后无独有偶的,看到温州政府网站上的“《温州市人才住房租售并举实施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网上征求意见”(地址:http://minyi.zjzwfw.gov.cn/dczjnewls/dczj/idea/topic_310.html),前面的的A-E的就不用看了,里面最重磅的消息是全日制本科生可以九折买房(前提社保交两年,但两年很好解决,可以在上海继续工作两年,同时在温州也找个公司交社保),最大的问题是房源数量不会很多,到时候也许也会类似杭州摇号之类的方式,或者是慢慢无期的排队,但是不管怎么说,也算个利好政策。

还想过一个case也是很轻松,因为以前想着是环沪区域置业,周边不限购的基本就嘉兴了,正好放假也便宜,在嘉兴市区的话还能挑个比较好的地段。。。这个也是easy模式,跟上面的访问差不多。其实上面回老家的方案,最开始是跟爸妈谈嘉兴方案之后提到了因为还是要在上海再呆几年,嘉兴那边买好房子租出去的话租金收入怎么样,然后一想嘉兴常驻人口太少了,温州的常驻人口多很多,更容易租出去,就是这么联想到温州的。

然后是杭州的case。这个不多说了,反正是介于下面提到的上海hard模式和上面的easy模式之间(偏hard模式)。

上海case。这个case下要解决很多问题,一个是房子,一个是落户问题。房子问题又可以拆分成房票问题和资金问题。上海落户要么走全日制研究生应届打分落户,要么走七年居转户。七年居转户可能还有其他附加条件,鬼知道能不能落户,等七年?我的天。最实际的方案还是走全日制研究生应届打分落户,只要考到上海本地211的硕士即可(本地有2分隐形加分),难度很小,而且一下子房票和落户问题都解决了。时间成本是三年。但是这三年不能有社保缴纳记录,否则就没法以全日制应届生资格去申请落户了。但是不工作的话成本也挺大,毕竟少了三年的收入。方案其实也有一个,就是找个不太正规的公司,约定不缴五险一金直接发现金(双赢)。剩下唯一的问题就是买房的资金问题了,每个月背着一万的房贷,背三十年,感觉活得太累了,背这么多房贷,显然是不能考虑去考公务员了,程序员年龄大了以后到中年危机了出路又在哪呢?

上面说的“家”的问题,其实是生活的问题。另外的一个问题,则是个人的抱负问题。几年的程序员坐下来,活脱脱就是一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赚钱机器,但是一个人总是要有些抱负的。不想一直给别人打工了,也不想去太去关心钱的问题,想静下来好好做一个产品,看着用户量一点点上来的那种成功感。想静下来好好码字,写有深度和态度的文章,收获大家认可时的满足感。想有一份事业(而非一份生意)的自豪感,能赚钱当然好,少赚点也无所谓,可以有自己的一些坚持在里面。

想起大概是大学毕业后两年左右,有一次看到高中班主任在朋友圈发的一条信息,当时高中二班的一个女生在清华还是北大读博,那个女生跟老师说她要立志要当一名数学家,这话如果是一个小孩子说出来你会觉得听着很普通,但是从一个二十多岁的人口中说出就是另外一个感觉了。那时候我还在药企从事国外药品注册的工作,每个月拿着不到三千的月薪,在一个小镇上生活。相比之下感觉还是很有感触的。而且我在那个小镇上呆的时间越久,越觉得自己很孤单——“天才的孤独感”,我喜欢用这个词来解释这种孤单。那时候我想,难道我就一辈子在药企里这么过下去了吗。不会愿意的。

再后来过了几年。然后有几天,朋友圈里很多人发了高中同一届的一个同学的信息——发了一篇论文上Nature了。相关信息一搜就搜出来了,比如这篇:《在《Nature》上发表 一作论文有多难?》——链接地址:http://www.wzrb.com.cn/mobile_show.aspx?id=936971。据说,温州人大会也邀请了这位同学。那个时候的我呢,已经换了个城市换了个工作,写起了代码,这也不会是我的终点,生活稍微有了点起色,希望等我觉得可以能不让父母担心我的个人问题,也可以从容应对一些大的风险(父母和自己小家庭的)之后,我也能施展自己的抱负。

大家应该都看过《海上钢琴师》吧,里面的1900和Max完全可以当做是同一个人的两面。1900就像是内心身处的我们,那个追寻美国梦的Max就像是走入世俗的我们,最后1900伴随着一场火跟着船一起离开了Max,就像是我们自己跟自己在做一个告别。高中时,我记得语文老师在讲论语的时候,经常提到的两个词就是“入世”和“出世”。1900就是出世的我们,Max就是入世的我们。

行文很乱,权当是间歇性神经病吧。焦虑还来自很多地方,就像人生一样,姑且就写到这,就像你永远也没法写完自己的人生一样。

赞(0) 打赏(金额可任意指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峰间的云 » 三十岁之前,焦虑和不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