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er, Higher, Stronger
更快,更高,更强

[转] 又见。。。栀子花~

一、
“我祈祷,那没有痛苦的爱,却难止住,泪流多少……”低沉的男中音和着熟稔的吉他声,在狭窄的校园回旋。
学校不大,站在宿舍门口就能把校园一览无余。几棵柏树低垂着头,脚下的三叶草却生机盎然。有人说,找到四片叶子的三叶草就会有幸运降临。这话听起来很拗口。桑禾蹲下身,仔细搜索。三叶草是那样茂盛,那样柔嫩,就像婴儿的小手,让人怜惜又不忍触碰。桑禾疲倦地站起身,这次,她依然没找到四片叶子的幸运草,莫非,幸运与自己无关?亦或者,幸运早与自己擦肩而过?
循着吉他声,桑禾来到他的门前。
门开了,“你要做什么?”他倚着门,怀里抱着吉他。
“我找……哦……不,我要洗衣服。”桑禾不知为何,舌头突然打结了。
“帮我洗一件吧。”
桑禾没有拒绝。于是,盆里多了一件衬衫。
几场春雨吹绿了山川,远远飘来栀子花的幽香。
他和她躺在厚厚的落叶上,仰望那一树的雪白。风过处,落英缤纷,桑禾拾起地上的花瓣,闻了闻,极为不舍,他问:“喜欢吗?”桑禾点点头,他看了看身后的灌木,说:“等一下。”然后,转身过去,连枝带叶掰下一串来,“给。”香味更浓了,桑禾的心如同初夏的骄阳一样炽烈,她想:这可能就是爱吧。一首歌在心底悄悄唱起:栀子花开呀开,象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栀子花开呀开,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
月光洒满校园,就像铺上一层栀子花瓣,隐约还能闻到淡淡的清香,桑禾脸上露出浅浅的笑,翻开日记,回味一阵后写道:那一天,认识了你,才知道我不属于自己。

二、
假期无聊而又漫长,他没有来见桑禾,桑禾也没去找他。两人就这样高傲地沉默着。
开学时再聚首,彼此间眼里缺少了一份温存,桑禾感觉出事情的微妙变化,但是,女孩的矜持使她对此三缄其口,不过,在他必经的路上,桑禾每天都有一次不经意的路过,不经意地打量着过往的身影,相信会有一声突然的惊喜,然后上演一幕不期而遇。可是,那曾经屡试不爽的预感,如荒花一遍遍开过,又一遍遍地谢了,他不再开放于她的视野,同事说,像江河流进大海,他的心已远远地离她而去。
挽不住的季节,兀自地去了,躺在书中的几片花瓣,如星星之火,点燃相思,不眠的眼,把长夜剪成片片雪花,飘落,融入大地,黎明很遥远,如同他嘴角的高傲,桑禾的心在彼此的沉默里渐渐冰冻,眼眶里红透了委屈。
周末。
桑禾收拾行李准备回家,听得外面谈笑风生,他来了,手臂上拽着另一个女人。
“听说你就是桑禾。”女人有些妩媚,一双大眼顾盼生辉,是那种男人见了就会想入非非的女人,风吹起她那件红色衬衣的衣角,更是平添一份妖娆,见到桑禾,就像遇到熟人一样打起招呼。
桑禾提起挎包,挤出一丝笑在脸上闪过,然后匆匆离开。
课间十分钟,桑禾靠着操场上那棵高大的洋槐树,把目光投向远方,那个开满栀子花的山坡,芳草年年绿,而今换新颜。不知什么时候,他站在身后,一语不发。桑禾转身,一个趔趄,差点撞到他。
“看什么呢?”他伸出手想扶一把,桑禾一蹲身就躲了过去,冷冷地说“没看什么。”
他走到她面前,很霸道地说:“别走,我有话说。”桑禾站住身,理了一下额前的刘海,说了声:“洗耳恭听。”他告诉她,女人是他的未婚妻,婚期定在三个月后。桑禾想起女人那迷离的眼神以及炫耀似的吆喝,对他说:“真好,恭喜你啊。”
他转身离去的背影,被桑禾的泪水打湿,浸透。她不明白,这样的负重,他怎能够走得从容?
那晚的月亮,挂在荒原的树梢,像个苍白的苹果。
日记写了又撕了,合上又打开,最终,泪痕斑斑的纸上留下一句:那一天,又遇到你,才知道“她”成不了自己。很讽刺地,应该说自己成不了她,却鬼使神差地、极为固执地写下如此一句话,还有什么期待吗?桑禾说不清楚。

三、
同事们都说桑禾是个傻女孩。可是,他们不会了解傻女孩那份炙热的感情,他们不知道傻女孩的流浪只为期待一份没有缘的感情,傻女孩走的时候,心是在流血。
以后的日子,桑禾躲避阳光,拒绝所有的春天,她不停地流浪、漂泊,原以为这样可以淡忘一切,可以逃避自己的感情,但是,当看到从前泛黄的日记,当走在曾经走过的路上时,桑禾知道,自己错了。
曾试着撕碎所有的记忆,试着醉倒自己,终于明白,无论走得多远,不管怎样逃避,怎样欺骗自己,桑禾到底只是桑禾,只是一个长相极为平凡的羔羊,于是,她决定不再流浪,带着一身的沧桑,回来了,起初不经意的一个男人和年少不谙人事的傻女孩的故事,在一阵曾熟悉的吉他声中结束了。
秋夜那样的静美。
风袭来,卷起地上的落叶,沙沙作响。栀子花谢了,夕阳在树梢张望。他站在夕阳里,手里拿着一束栀子花,微笑着向她走来,桑禾惊喜地跑过去,想尽快抓住他,可是他却如同一阵风一晃眼就不见了。“别走……”,惊醒后发现,窗外下雨了,秋雨淋湿了桑禾那颗等待的心。梦境如是,滋味很苦。
酒入愁肠,想浇灭寂寞。该死的寂寞游到岸上,嘲笑桑禾的痴傻。
是啊,好傻,梦醒了,都醒了。
“那一天,又梦见你,才知道你还在我心里;那一天,要离开你,才知道我无法带走自己”写下这句话,桑禾决定放弃。

四、
栀子花又开了,还是那样的雪白,那样可爱。只是,那个为桑禾摘下栀子花的人不会再来了。
桑禾独自踏着厚厚的落叶,低声唱着他曾唱过的歌:我祈祷,忘记离去的你,却又想起你教的歌谣。
时光在弹指间流逝,回首身后,脚印依稀。桑禾轻轻叹了一口气,对自己说:如果雨之后还是雨,忧伤之后还是忧伤,哭过之后,世界依然不透明,那么,何必太在意。最初的晕眩过后,就会发现,世上还保留着许多美好的事物,我们需要的是一点坚强。今天,无论是美丽而长久的,还是短暂而丑陋的,都将流水般过去,都不过是恍如在梦里。因此,不必太在意。
树叶在风的呼哨声中飘落,桑禾轻轻拾起,原来,落叶也和栀子花一样的美。
每一片叶子,都唱着年轮的歌;每一圈年轮,都讲着叶子的故事。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峰间的云 » [转] 又见。。。栀子花~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