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er, Higher, Stronger
更快,更高,更强

离开普洛

2015年5月31日,我在公司OA上正式申请离职。因我手头有几个较大的事情(称之为“较大”,主要是因为这几个事情断断续续持续时间较久,别的同事不太了解之前的来龙去脉)在处理,但是这几个事情基本上都处在等客户/官方的进展的情况,我也不能得知什么时候我才能进行接下来的后续工作,虽有,我按照惯例,在OA上申请离职时,填写的正式离职时间为2015年6月30日,中间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做交接工作,即work handover。但,较为可惜的是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客户/官方那边一直没有新的动静,所以这一个月,其实主要做的不是工作交接的内容,而是新的工作,但领导已在为我着想,分配给我做的都是比较简单的事情了,所以这一个月过得相当地轻松。我猜想,可能是领导知我要转行IT,特意让我能有精力学习新的知识。6月25日的时候,我将IT方面的第一本完整的专业书看完了,书名叫《Learning PHP, MySQL, JavaScript and CSS》,这本英文书算是我正式进军IT行业的冲锋枪。此前我也多多少少也有看过涉及IT的资料,但多半是一些文章之类的,脑中的知识架构颇不系统而且缺少了很多必要的知识点。

2015年6月30日上午正常上班,下午上完一半班之后,我去人资部领到了一张《人员调动(离厂)移交清单》(人资部同事预先填上了“社会保险情况”和“培训费用情况”两栏的内容),然后我去找我们注册认证部的陈奕夫经理签字,接着依次去医务室、保卫科、档案室、材料会计、投融资管理部、信息部找相关领导/同事签字,由于行政科的领导当时人在仙居,所以我只能第二天再继续找人签字。我回到我的办公室,以为这是我最后呆在办公室的日子了,我在即将下班前写了封邮件给部门的陈奕夫经理和来云经理,主要交代了以下几条内容:

  • 我今日离职。
  • 我将配的办公室钥匙放在我办公桌下面最高的抽屉中了(供日后新人用)。
  • 尽管我现在离职了,但我在横店仍会呆上至少一个月。若有事,可联系我。
  • 提供了我的QQ号和手机号(若将来新人用这台电脑时对其中的某些内容有疑问,可通过这些联系方式联系到我)。

2015年7月1日。这一日我已经不去上班了,早上依旧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在上班点之前进入公司大门。我去找人力资源与信息部的朱晓燕部长,但人不在,下午我又去看了一次,人还是不在(我去问人资部的一位同事,可惜她也不太清楚朱部长今天会不会来公司),可能今天朱部长请假不来公司了。下午收到我们部门来云经理的QQ消息,有一件客户方一直没有进一步消息的事情有了新的进展,我去公司针对客户发来的邮件给予了相应的回复。这个事情牵涉到质量研究部落实具体实验,所以需要等客户回复掉我这次发过去的邮件后,我才好找质量研究部的同事展开具体质量研究工作。另一方面,质量研究部之前负责此事但后来怀孕请假许多的同事,也于今天回到公司开始上班了。

2015年7月2日。这一日我自然也是不去上班了的。但还是按着往常的作息去公司,路上我看了的人力资源与信息部的朱晓燕部长,大喜,想我终于看到朱部长了,我到朱晓燕部长的办公室找她签字,因为之前朱部长已经知道我要离职并且稍微聊过一番了,所以这次见面也是预料之中的了,并没有什么关于为什么离职之类的谈话。朱部长见我手里有个kindle,跟我聊起了这个东西,她说她也打算买一个,但觉得是电子产品,可能还是伤眼睛的,她拿我的kindle看了下,并问我这东西的价格,我跟她说这个是带光源的、849元,然后她说亚马逊官网好像是499元、不带光源的,说着还在电脑上打开了亚马逊官网上给我看,我说亚马逊官网上499元的那个是完全不带光源,跟看纸质书效果是一样的,对眼睛伤害很小,就是晚上看书的话,需要开灯看,我买这个带光源的,是因为我已经有个大的不带光源的Kindle DXG了(用来看pdf电子书),这个大kindle在亚马逊网站上没有卖的,需要通过淘宝来买。因为亚马逊官网上的几款kindle产品外形都差不多,尤其是kindle paperwhite和kindle 499元版这两款,外观看起来特别相似。后来研究所的产业化推进部的学长孙光来找朱部长有事要谈,我和朱部长的谈话也就结束了,当然,朱部长已经签过字了。我继续拿着朱部长签过字的《人员调动(离厂)移交清单》去财务部找相关同事和领导签字。接着,我去人力资源部找当初将这份《人员调动(离厂)移交清单》发给我的同事,可是她今天请教不在公司了,我于是找人力资源部的朱俊俏同事帮我办完了最后的离职手续——签订了《劳动合同解除协议》。

我跟人资和信息部的朱部长接触的次数并不多,大概就接触了六次:三次是关于换岗/离职的,三次是关于一个企业社会责任感评估的。我非常喜欢朱部长这样的人,我其实不到2年的时间里和朱部长谈换岗/离职话题居然有3次了,这个频率应该算是很高的,但每次朱部长都不跟我生气,每次看到她的时候都是带着微笑的,聊的时候也感觉非常轻松,就跟和熟悉的朋友聊天一样的感觉。我以前只知道人资部的朱俊俏同事是浙大的,这是以前我在我们公司知道的唯一毕业于名校的同事了。但是今天5月份第一次和朱部长谈话的时候,在我告知我想转IT之后,得知朱部长是毕业于北邮通信专业的,这个专业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相关专业了,这样其实我心里对朱部长更多了一些佩服。我一贯喜欢认真的人,我觉得能考上名校的,多数都是最起码曾今认真过的人,如果真是那种不用认证学习就进名校的,那我也佩服,因为你比我聪明。

当初我之所以能成功入职浙江普洛康裕制药有限公司,必须感谢人资部的马云霄前辈,马姐将我的简历转给我后来任职的注册认证部领导过目,我才有来面试的机会(来云经理似乎看了我的简历后对我很感兴趣)。面试当天,马姐和注册认证部的陈奕夫经理、来云经理一起面试了我,面试前有一个小小的英语笔试,我的笔试结果并不好,100分的卷子,我应该是50分都没拿到。然而我觉得除了笔试表现差,当时我的面试表现其实也很差,面试期间我觉得一直是来云经理和马姐在帮我说话,所以虽然是三人面试我,但感觉上好像只是陈奕夫经理一个人在面试我,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虽然表现并不好,但是感觉上轻松了许多。多亏了陈奕夫经理和来云经理的莫大支持,我才能进注册认证部工作。所以马姐、陈奕夫经理和来云经理是我非常感激的人,因为他们我才能有幸在浙江普洛康裕工作。这份注册专员的工作,对我许多方面都带来了质的提升,尤其是英语方面,我自认为我现在的英语仍有很大可以提高的空间,但相较于当初,我的英语水平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

我觉得我潜意识里估计是最感激马姐和来云经理的,因为这次离职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她们两位前辈,感觉辜负了他们当初的一番好意,见面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会很尴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去人资部的时候马姐都不在办公室,可能外出去招聘了,这让我去人资部办公室的时候,心里没那种忐忑的感觉了,自在多了。当初,我来面试的时候,马姐问我车费多少,我刚说完,她就直接掏出money给我报销,我简直惊呆了。后来面试结束那天,马姐让公司车队的同事专门载我去我等返程长途汽车需要等车的地方——康庄路(那个时候还是横店来来往往的长途客车还是在康庄路那里等车的,现在横店已经有自己的新汽车站了)——专车接送我一个人啊,我感觉太劳烦人家了——太不好意思了。面试那天,我坐在面试的小会议室里,突然,未见其人先闻其比较大的声——“我很看好你”,然后我看见了日后指导我工作的来云经理——这个出场方式,我简直惊呆了——而且,彻底让我在后来的面试中感到非常放松。我就像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他们从长辈的角度来关怀我,而不是挑剔我,我感到非常开行。这让我想起了我在君业药业时的几位领导,蔡钟祥经理、张德良经理和戴佳媛老师。

毕业后,我还突然发现校友真的是非常友好的存在,在君业药业和在普洛康裕的这段时光里,我有幸遇到了很多学长、学姐。在君业药业做QA的时候,蔡超群学姐得知我对注册工作感兴趣后,主动发一些学习资料给我,并且平时工作的时候也经常帮助我;佟志超学长也非常关心我,并组织了校友聚会,公司校友并不多,但大家很团结;那时候我们同一届连我在内有4个去君业药业的,1个是大学时期的浙江老乡,1个是大学时的同寝室友,还有1个女同学,大家相处也很愉快,但是我离开那个公司的时候,除了这位女同学外,我们三个都离开君业药业了。在普洛康裕的时候,校友稍微多了一点,但也就十来个人,其中居然有两对夫妻,从校园走到了公司,从大学恋人变成了一家人,这让我也挺吃惊的;姜义庆学长在公司活动里,经常给我打气;朱利丹学姐在2014年歌山公司FDA审计期间曾约我单独谈心,很感激学姐的关心;其他人,我也深感他们的友善;在普洛康裕认识的学长学姐有:姜义庆&金娣夫妇、刘翔宇&朱利丹夫妇、产业化推进部的孙光学长、上海的普洛研究所工作的张丰学长,还有两个学妹——刘会会和张丽凤。

今年有幸上了公司提供的外教课,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和外国人交流,老师是个英国人。这个课让我意识到,英语是拿来用的。

一些年轻人我就不写了,吃散伙饭的时候再写吧。

写这篇文章也算是离职时自己给自己的一个交代吧。说实话我现在心里感觉空空的,不知为何会有这空虚之感,也有对未来的一丝害怕的情愫,不过这种情愫并不是特别强烈。我希望若干年后,我也可以向乔布斯一样,说类似于下面这样的话:

So I decided to drop out and trust that it would all work out OK. It was pretty scary at the time, but looking back it was one of the best decisions I ever made. The minute I dropped out I could stop taking the required classes that didn’t interest me, and begin dropping in on the ones that looked far more interesting.

我接下来需要严格自律,重新拿起高中时期的学习劲头,不然放松地学的话,我怕到时不好找到自己希望的工作。

以上,2015年7月2日,于浙江东阳横店。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峰间的云 » 离开普洛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