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er, Higher, Stronger
更快,更高,更强

李新

突然想到了李新,要好的同学很多都是曾经同桌过的人。李新就和我同桌过很久。初中的事情,班主任是胡飞平,教英语的,漂亮,对我也很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跟李新开始成为同桌的。一开始是怎么开始交流起来的也不记得了,按我现在推理应该先是李新主动跟我沟通的吧。后来聊多了我们之间就有很多话了。下课说上课也说,其实我不认为上课讲话有什么不对的,而且讲讲话多来精神,听课的效率也好,即使有段时间不怎么听课,看看书补回来也是很简单的事。毕竟才初中,书上都是没有多少东西的。不过我还是很有分寸的,平时单元测验的什么小考数学偶尔不及格四十分的我是不在乎的,数学老师好像很相信我,也从没说过我。但是我会很在乎期中期末考。因为这个是要排名次的,那时姐姐跟我同一个年级,她3班我4班,有一次期末考成绩表出来后,我把姐姐那个班的成绩表拿来看,那时相当自负,我不看3班的前几名是谁的,我看的是3班的每一科的最高分,然后把这些各科的最高分加起来和我的总分比一比,我记得很清楚那次我比3班的各科最高分之和低2分。还有段时间我是一直拿第一的,直到有一次不是我了,段第一被3班拿走了。那次我班级第二,那时候在我眼里第二和最后是没有区别的。很久不发奖状了,那次班主任破天荒地发了奖状,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头就没抬起来过,一直看着桌子在那里哭,当然眼泪聚在眼框上并没有滴到桌子上,别人应该都不知道。我这些风光的日子里,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和李新一起做同桌的时候。真不知道那时候话怎么会这么多,也不记得曾经我们之间都在说些什么,但是班主任很受不了我们上课在那讲话,多次警告要把我们分开坐。每次在我们郑重承诺以后不在上课的时候讲话之后老师也都半推半就的放过我们了,但是她会在上其他课的时候来教室的外边从窗户外往里突击查看,终于在最后一次被发现之后,无论我们说什么老师再也不同意我们作同桌了,怕影响别人听老师上课。然后我们就再没坐过同桌了。我很清楚地记得在老师把我们拆开坐的那天李新哭了,我自然也不舍得分开坐,但是我没有哭,也没有要哭的冲动。我觉得自己很不对,我觉得自己也是应该哭的,可是没有。不得不说,李新对我的感情远比我对他的要深多了。我和他之间的友谊天平是完全不平衡的,我觉得自己很对不住他。我是很拿他当朋友的,但是程度跟他的一比实在可以忽略的。后来有时他会过来跟我说几句,但次数还是少了下去。念了高中之后有一次放假我到二中的操场上打球,李新见了过来跟我单挑,不知道他对我有没有一点默生的感觉,我是一直有点对不起他的感觉,也觉得想说点什么的可就是没话说。李新很聪明的,有些人就是这样,平时让人觉得很厉害,但不知道为什么考试的时候经常成绩很一般,李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反应速度、创意什么的都觉得他比我自己厉害,也许是因为我这个人比较适合应试。我还记得有一节班主任的英语课,老师让我们各组为一个集体,四组在那里比赛,答一个问题就会在相应的那一组画上一面红旗,最后比哪一组在下课的时候得到的红旗多,那次老师是明明规定了只要答了就加一面旗的。抢答的时候李新第一个举了手,站起来很快地说了一句:I don`t know.结果不用说了,老师没给加红旗,要是我是老师,我会相当佩服,不过我会说这次给加,下次就不生效了。这就是规则的制定,在下一次行为发生之前作为上级你是可以重新制定规则的,但是规则制定之后,对于别人聪明地玩规则你只能佩服,这样的人是有利于规则的完善的。虽然现在感觉和李新没有话说,但我知道这种尴尬基本上是因为我的性格使然。初中毕业后李新的事情我基本是一无所知。前几天才知道李新再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希望李新这次会发挥得很好。不过我现在自己也很迷茫—念大学究竟意义有多大呢?又不想给过上班族的生活。也许最多的意义莫过于在若干年后自已假如成了一位比较成攻的老板,别人就会因为我有一个大学毕业证就说:瞧,这是一位有学问的老板。但是不管怎么说,当目标只有一个时,尽自己的努力去做得最好吧。高考能考到一个好学校最好了,虽然哪个学校都差不多,无非是业余的活动丰富与否,无非是能否见到一些知名牛人,无非是别人看文凭时对你的理论期待会不一样。到了大学自己会有自己的感悟了。最欣赏的就是那些不是故意装酷什么都要与众不同的人,而是自己想要做什么事的时候,才不管别人怎么看的人。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峰间的云 » 李新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