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er, Higher, Stronger
更快,更高,更强

很烦

有时候呢有些无关紧要的心事可以跟认识的人聊聊,但是我发现真的有啥特郁闷的心事的时候就没人可以说了。好像就没有可以信赖的人了。今天晚上从图书馆回来的时候在8号楼门口碰见了陈斌,一个打老乡赛认识的老乡,然后回寝室拿了球出来打,在出宿舍楼门口的时候又碰见了陈斌,他也手里拿了个篮球要出宿舍楼,于是就一起去打球了,他球打得跟我差不多…我就是想说默契,想说志同道合,我打球习惯叫熟人一起打,可是最近都叫不到人了,叫到有时候也是拖拖拉拉很敷衍了事的样子,大部分人都玩网游看网络小说去了。这些东西也不能全盘否定,毕竟我觉得像《诛仙》这样的我觉得它表现出来的爱情还是很唯美的,不过大部分我是觉得很没劲的,以前自己也玩,但是有一次觉都没睡连着玩了几天,突然觉得这样好没意思,后来一直都对游戏打不起劲了。不过我觉得一个人也没啥不好,上自习啥的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同学早上起不来。一直都存在以赖床为荣的人,你去看看那些四合院里的老奶奶们,他们都没你们那么需要睡眠。我不知道自己算大方还是小气,奖学金150自己就留了十几,寝室的扫帚啥的也是我自掏腰包的,衣架也买了三十几个给寝室共用,虽然都是些小事,不过我自己就是觉得自己不小气的,但是又会有些事让我觉得很烦人,冬天有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跟我借纸巾,自己从来不带纸巾,时间长了借得我很烦,还有就是水,那段时间我带去上课的水杯基本上都敖不到第二节课就被喝光了,有时候本来满满的一瓶,一个人借去喝好了又传给下一个,再给我的时候就只剩一两厘米高的水了,想想经过几张嘴这么一喝,不卫生的,剩下地谁喝得下去。有时候我会主动地多掏点钱,因为有些人家境真的不好,我就是想让他们少花点。自然,我家也不咋样,前几年盖了房,而且我大四的时候我姐大三我妹大一,三个大学生也是很花钱的,所以我基本上也不乱花钱的。我觉得关心别人可是别人并不一定在乎你。爱一个女孩的时候你也会希望她也能爱你。很多事情也是这样,一味地索取不好,一味地付出也会倦。跟中学同学说我们学校女生多的时候,他们都挺羡慕。可是很多时候我都不明白为什么药大的男生那么少,怎么搞的。剩下的又有很多都被我从朋友的概念里划掉了。学者老前辈说大学生还是比较纯洁的,在步入社会之前在大学会交到几个好朋友的,也许以后还会并肩作战,一起奋斗。可是发展比他们的结论还快。刚来学校的时候大三的温州老乡就跟我说别人问我哪的都先说浙江,再问才说温州,学姐是市区的,所以这样说,我会先说永嘉。真的,大部分人是好的,可就是有些人是戴着有色眼镜的。大家东南西北地聚在一个学校就是缘分,可是都只能浅交,不好深交。不过话说回来,浙江老乡倒是让人觉得相当团结,老乡赛都是在周六周日,别的队都没拉拉队喊加油,就我们有。还有老乡里的前辈同辈也都对人挺好的。以前有尝试跟妈妈谈心,结果事实证明行不通,因为我本来就不常跟爸妈打电话的,一打还跟他们谈心,他们还以为我是不是出啥事了,所以不好跟他们谈心,不然他们又要莫虚有地操心了。姐要高考,妹妹比我小又不太懂事,任性。跟有些人基本都没啥交往了,有交往也就是借水借钱借纸巾,如果我的“友谊”得靠这些维持,我不要了。然后慢慢地,我觉得自己也世俗化了,有很多话是不对的,应该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辩证唯物主义观点辩证分析,我全都一面化了,有些东西就相当没道理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峰间的云 » 很烦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