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er, Higher, Stronger
更快,更高,更强

实验室专题生和教授的一次聚餐

这个教授是我们实验室的大boss

这顿饭是在班长(实验室专题生之一)的号召下,实验室非考研同学以及考研失败的同学一起请老师吃的饭。

老师很会说话,经常会把大家逗笑,给人谈笑风生的感觉。对酒(我们喝的是白酒)的量很有控制。经常是你干了一大杯他只喝一小口。作为一个boss,的确得这么喝白酒,不然大家一桌子单个敬酒还不得把身体喝坏了。话说,老师虽然喝的少,但他话讲得多,而且在理,不会给人扫兴的感觉。

比如说,他说以前那个年代白酒是好东西,酒真,有营养。那个时候敬酒都是对领导说您干,我随意的,把好的东西留给上司这是表达尊敬之情。现在不一样了,酒泛滥了,不像以前那么稀有了,物以稀为贵,换句话就是说现在的酒不值钱了,而且现在的酒假得厉害。所以如今酒席上敬酒的时候话都反过来变成我干,您随意了。潜台词就是我喝多点表示我的敬意,您少喝点,注意身体。老师还说学生晚辈要孝敬父母,尊敬师长,对待师长要像对待父母一样,我们在家不会想着把老爸灌醉,也就不应该想着把老师灌醉。不管你信不信,这么一说,boss喝白酒的时候即便量少,也合情合理,让你无话可说。

你要是说你不会喝酒,会给人小气,不man,不愿喝酒,不尊重别人的印象。老师可不这么说,他的这种表述方式很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下面的文字里,我就不用老师或者”boss”这样的称呼了,直接称其为老赵。

这次酒席让我对老赵有了新的认识。也让我意识到自己识人能力之差。

酒席上的专题生除了一个是药学院考老赵的研究生没考进复试资格的,其余都是我们食品药学班的学生,老赵则是食品药学专业的开山鼻祖,这个专业是他开设的。所以,或多或少,我们师生之间是有一些因缘的。

老赵,作为食品药学鼻祖,同时自己也搞保健品,在酒席上经常给我们讲解饭桌上那些菜的故事。

这次的菜清一色的全是老赵一个人点的,除了最后班长说老赵喜欢吃饺子,提醒老赵点了几盘饺子。(饺子确实好吃!)

吃饭的时候,老赵跟我们说,我们请老师吃饭不应该全让老赵一个人点菜,我们也应该点菜才对。

我们并没有一开始就先全体喝酒,老赵说这样对身体不好,不要空腹喝酒,叫我们先吃一点菜。还跟我们说喝酒要喝高兴的酒,不要不高兴的时候喝酒,那样会喝出问题来的,喝死人都有可能。

我觉得自己对老赵的认识由以前的那么一丝讨厌变成了一丝钦佩了。以前我只知道他学术能力很强,说他的实力放在上海研究所那都是没问题的,但是这在我眼里跟我压根没有有半毛钱的关系,所以我只是把他当成一个自以为是,倚老卖老,兼爱压榨专题生个人时间的老人。现在的感觉不一样了,通过最近这两次讲话,尤其是这一次酒桌上的讲话,让我深刻意识到了老赵个人的人格魅力,也让我对酒桌文化之类的社交礼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以前,我对这些社交的事情不仅不在意,还抱着嗤之以鼻的厌恶态度。

班长也确实厉害。事先就打听到了老赵爱吃饺子。其实打听到这个事实的难度并不大,实验室的一个学姐肯定知道。表面的区别就是班长问了,我们没问。实质的区别是班长是个有心人,在众多的应酬中已经习惯了察言观色,养成了很多应酬上的习惯,对人比较上心。而我们则是一点都不上心。其实表述成班长尊敬老师,我们并不那么尊敬老师问题也是不大的。

酒桌上每个人都给老师敬酒了,有单个给老赵敬酒的,也有两个人一起起来给老赵敬酒的。敬酒不是说你站起来喝酒,老赵就陪你喝的,敬酒的人必须要有说辞,要让敬酒这个行为有看似充分的理由。

大家敬酒的理由无外乎以下几点:食品药学班是老赵开设的,老赵可以说是食品班的开山鼻祖,我们作为第三届弟子应当好好孝敬师傅;我以前做事毛毛燥燥的,在实验室里的这段日子让我觉得做事情一定要认认真真才可以,做人不能马虎,感谢老赵让我早些懂得了这个道理;谢谢老赵帮我把专业调剂成功了,只是因为我分太低了没考进去,非常感激老赵;谢谢老赵帮我找到了一个好工作(老赵的回话是说我只是帮你找到了工作而已,好不好,要自己干了以后才知道,如果觉得不好,就的老板炒了,我的学生只能炒别人,不能被别人炒,你说是不是?(最后一句把我们都逗笑了。))。

之前一次开会时老赵说的一句“follow me,紧紧地也是把我们都逗笑了。这句话让我们印象特别深刻。老赵说话太有艺术了!

另外,敬酒人的敬酒辞说完后,老赵自己也会说一些话。我特别想说的是茂姐(同班同学)向老赵敬酒后,老赵谈到了现在带茂姐的那位学姐,我一直以为是研三但实际上是已经是博二的一位学姐。她看起来很年轻,给人一种办事很利索的感觉,而且我也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老赵说这位学姐的水平比很多副教授的厉害。这个评价是很高的。这位学姐的家境不好,小时候死了父亲,母亲一个人带他们兄妹俩(孪生兄妹),家庭条件是很困难的。兄妹俩都很有出息。哥哥好像是到瑞士去了,如果我没听错的话。牛人总是特别会引起我的注意,或者说是好奇。其实最初对这位学姐感到好奇只是因为她摘掉眼镜后看起来的感觉跟我高中一个近视度数达一千多度的女同学摘掉眼镜后的感觉很像。而且我个人不喜欢实验室里人与人之间称呼里总是带着师兄,学姐这类词汇。这位学姐就经常是直呼别人姓名。我称呼别人的时候多半也会带上这类词汇,因为我觉得直接叫这些搞学术的人的名字会让他们觉得我有大不敬之嫌。只有个别的几个学姐我是直呼其名的,因为这几个人我觉得不会介意这种叫法。

(文/六月锋芒)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http://www.veryplans.com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峰间的云 » 实验室专题生和教授的一次聚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