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er, Higher, Stronger
更快,更高,更强

在外地的日子

此刻的我站在一条小桥上,天阴阴的,风就在耳边刮着,很舒服,很惬意。看着对面那条小桥还有下面的水闸,有点触景生情的感觉,以前我就是从那条桥去学校的,每天都走,所以那个水闸我隔了十年还记得很清晰,那个小学很不好的,是一个安徽人办的外地小学,虽然不是我念的第一个小学,但有我很多美好的回忆。一开始念的那个是本地的,那时候外地人进去是要送礼(有点贿赂性质)才给进的,不过我只呆了几天就离开那个学校了,因为那时候房东说可能不能供水,老爸打算搬家,要搬的地方离顾村镇中心小学挺远,所以就离开了那所小学,只念了几天真是荒唐,不过这就是一个外地人的生活,不过那伙儿家是没搬,因为水供应了,但是家里没钱不能再送礼就到那个外地小学:寿沪小学念书了。桥上偶尔几辆车,脚下偶尔几艘轮船,都让人觉得很静,就是那些飞机让人觉得有点吵,谁叫这离机场近。有一次吧,老妈送盒饭给我,里面放了苹果,到学校朋友看了过来分掉,很没什么的一件事,但是一年后我重新转回这所学校的时候大家闲聊的时候又提起这事,感觉好温馨的。我很强的,小学转过四次学。我想我是喜欢上了这样的感觉,站在小桥上回忆自己的往事,风也默契不大不小很凉爽地吹着。舒服,舒服,爽。这几天身边啥都没有,要做的事情是没有的,不过不是没事干。我逛了好多地方,上海这几年变得很彻底,小时候的建筑可以找到的很少了,人就别提了,只有一位老奶奶了。顾村菜市场还在,灯柱没了,栏杆还在。不过我不记得是否还是以前的栏杆了,以前我是用手靠栏杆的,现在可以改用膝盖了,那时候我那么矮么?时间过得真快。看老奶奶的时候我是戴着口罩的,马路对面看着,奶奶自然没认出我,我有点觉得自己是异次元来的,回来找我的过去,我丢失的记忆,这位老奶奶,如果没亲眼看到的话我是根本记不起来的。上次去丹东的时候看到一个导游在那解说,我对同行的说“我们跟着这位阿姨走吧”,同行的说“人家有那么老么,叫姐姐就行了”。是啊,我早不是三岁小孩了,不过姐姐我终究是不叫的,“看到老的叫爷爷奶奶,看到年轻的叫叔叔阿姨”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在沈阳的日子我也没改,我不叫哥哥姐姐的,即使认了姐姐我也只是书面的,而且不多次数,口头上是从来不的,再说,我有亲姐姐。微风吹不走记忆,我自己把它遗忘的,跟着那些消逝的建筑物一起走了,回不来了。在这里,我钓过虾,那个时候很好钓的,一个下午我钓的虾可以把一个塑料袋给装满,这应该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只知道鱼可以钓,他们不会知道虾也是可以钓的。可惜那时候老爸一千买来的手机连拍照都是不行的,不像现在,中国其实也就这十年才发展那么快的,不过那时家里有个相机,用胶卷的那种,拍了一些照片,初中回老家的时候带回了奶奶家,很可惜厄,每年必发的洪水把照片给毁了,如果早点知道拿回自己家或者放到奶奶家的楼上就能保住的,不过时间不会往回走的。家里养过三种动物,最先养的是狗,后来送人了,妈妈说这些动物身上有跳蚤啥的不干净,后来养过一只鸡,其实买来就打算杀了吃的,不过妈妈同意给我养一段时间的,后来还是意外身亡,为这我哭过,鸡还没死的时候家里养了猫,猫是不吃鸡的,有时候还反过来怕鸡,不过每次都是猫先挑衅的。说起这只猫,它应该是没人要的猫,那天我们家吃晚饭的时候,它来到我们家门口想进来又不敢进来,爸爸就丢了些吃的给它吃,有了第一次,第二天傍晚它又来了,一回生二回熟,次数多了吃饭时它就直接赖在饭桌下了,进而就成了我家的一员,它后来带了一只黑猫回来,忘了说了,它自己是白的,这对黑白配就都被收留了下来,后来黑的被爸爸带到很远的地方放了,呆久了都有感情的,我也很伤心,奇迹的是黑猫竟然在几天后又回来了,不知道它怎么知道how to回来的,不过由于妈妈的坚决反对养动物,黑猫再次被放,这回它再没回来了,白猫一直很忠于我们家,不过白猫把小猫生在了别的厂里,至于我怎么知道的我自己也不记得了,推理一下,莫非是我没事去跟踪一只猫?后来一天晚上,家里门都关了,但是猫进家,这也很经常的,它老是晚上到外面溜达溜达的,但是那天很不寻常,它一直在屋外叫,叫得不凄惨,但一直在叫,我觉得很怪,但爸妈说没事的也就随它叫去了,第二天早上开后门的时候发现它死了,大概在外面吃了有毒的东西,白猫死的时候想到的是回家,死在了它主人家的门口,很感人的,至少我是很感动的。那些被洪水毁掉的照片里曾经有他们的特写,不过,回不来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峰间的云 » 在外地的日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