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端两年

入前端这行转眼就两年了,当初跟公司签的两年合同也正好到期,差不多也年末了,在这个时间点上写下2017年的最后一篇杂记吧。上周收到了人事部发来的劳动合同续签表,填写后发给领导,领导在邮件里这么写的:

该员工工作认真负责,勇挑重担,技术能力强,工作效率高,与同事和谐,有效支撑千百度(子公司名化名)技术工作,是部门重点培养和关注的骨干成员。

同意续签。

后续工作中,需要加强与领导的沟通,多参与公司的业务,加强团队融合,忌浮躁;要提升个人的表达能力和全局观,持续发展。希望再接再厉,与公司共同发展。

这两年混得一般,但是索性也没有混得太差,未来几年估计技术层面我还能小爆发一波。

我觉得领导有几个地方说得确实没错。我可能是有点浮躁,经常去担心以后去哪里买房、落户这些问题,其实有必要吗?如果我没有另一半的话,我根本就不需要这些东西,等我有对象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了,那个时候这些问题也不会再是问题了。其实以前觉得不会在上海长呆,所以压力也没有很大,今年夏天在羽毛球馆认识了一个女孩子,那个时候以为我需要在上海扎根了,看着上海的房价感觉自己真的是弱得渣渣一样了,然后就感觉压力很大。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羽毛球馆里,她打羽毛球的动作真实得体现出了她运动细胞的(抱歉,不知道这里该放什么名词)。那时候正好她跟男友分了,然后估计是想找个人说说话,然后正好碰到了我,那段时间里就跟我聊了很多,我一个菜鸟没见过这阵势,而且我内心里也是很向往两个人的生活的,后来在第二次打球之后的某一天,我约她吃了一次牛肉面,吃完我建议去看电影(因为我话不多,看电影不用聊天),但是后来她带我逛了一段时间,带我去附近的图书馆看了下,带我去一个店里喝饮料聊天,然后请我吃了忘了是鸡腿还是鸡翅啥的,最后送我到公交站,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那段时间里她跟我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我真的以为她很需要我,我一直记得她跟我说过一句她现在很高兴,也一直记得她扣着我的手跟我说如果有一天我拉着一个女孩的手不想放开时我就是喜欢她的。她真的很可爱,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姑娘。但是那时候我真的很弱,她说她喜欢日本柴犬,喜欢黄色的猫,猫随便什么猫都好,只要是黄色的就可以了,她说她开销不大的,喝奶茶的习惯也在戒,说她每天都会记账,她跟我说她工作这几年每个月存她妈妈那里两千块钱,到现在攒了十几万的时候,我真没好意思说我的存款还没她多,我农历过年后才开始领一万的薪水,那时候才领了几个月,私活也刚开始做,再往前第一年转行做前端工资只有四千多,再往前在药企做药品注册工作的时候工资只有三千,根本是一点钱都没有存下来。

后面还是聊,最后几天我感觉她跟我聊得很少了,每天都是晚上十点左右才找我聊,好像是怕耽误我的工作,但是这让我感觉很不好,我喜欢她可爱的时候,喜欢她依赖我需要我的时候,我不希望一个原本可爱黏人的人因为要跟我在一起就需要被迫让自己变得懂事,这让我觉得自己保护不了她的天真,保护不了她的小性子,觉得我们不该在一起,然后某一天上午我跟她说我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我不需要一个女孩子去体谅我,我们不要再继续下去了,然后她说她能想到的对我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打扰我。然后故事差不多就结束了。下午我心情不好跟一个朋友聊了这件事情,聊着聊着突然想起她曾经跟我说过的话,想起她曾经说过她现在很高兴,想起她拉着我的手跟我说的那些话,长这么大还从没有女生跟我说过这些话,然后我感觉好想哭,我觉得我可能不该跟她说那样的话,下午我发了几张柴犬的图给她,想把上午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置换掉。很可惜后面我们就没有后续了。后来有那么一两次我联系了一下她,有那么一两次她问我温州鸭舌好不好吃或者约我打球,不过我们都是没说几句就结束聊天了,也没有再一起打球了。

我觉得这件事情过去了或许对两个人都好,也就不再想重新在一起的事情了。她那时候会看我的博客,所以我也不想写出来,现在事情过去小半年了,她应该不会看我的博客了,我觉得这件事我应该记录在我的人生里面,应该写在我的博客里,后面的一段时间里我心情很差,总是想起她,然后我把和她的聊天记录全部翻出来手打到博客里(私人日志,不是公开的),聊天记录太多了,而且那段时间公司里刚换到一个新的项目部接触一个新的前端框架,一堆新的同事和新的流程要熟悉,私活也在做,本来就不轻松,硬是看着聊天记录录了好几天才录完,每张图片每个表情都不落掉,我感觉自己有点像个疯子,我想要忘掉她,我不舍得忘掉她,所以我把和她一起的记忆封存到我这片自留地上,然后在我的脑海里慢慢忘记她,我现在已经要想一下才能想起她的名字了。博客之于我就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我很少翻看我以前写了些什么,所以写下来的东西并不会因为被记录下来而更容易被记住,相反地,写到博客里的东西,我可以忘得更快,只是如果若干年后我想看看以前我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我可以找回这些记忆。

我们聊得比较多的那段时间,她问我上海生活压力很大吗,说或许娶一个月薪一万的就可以在上海呆下去了,说她到年底提薪后月薪也能到一万了,她有次提到我头像里的大钻戒,说她不需要这些东西,她问我上海房子的首付的一半付得起吗,她说她不介意嫁到外地,她说大人们比较看重婚礼这些,她不看重这些。但是我也能很明显感觉到她也是很犹豫的,这或许跟我自己的犹豫也有很大的关系,我觉得自己保护不了她的可爱,我觉得这年头一个上海姑娘是很好找对象的,毕竟那么多外地人都想拿个上海户口什么的,她随便嫁一个人都会比和我在一起好,我没有给她描绘未来的样子,我说我现在月薪只有一万,以后能拿多少都是不知道的,我让她上知乎看看那个“月薪一万在上海能过什么样的生活”的问题。我91年的,27岁了,她89年的,比我大2岁,我觉得她已经没有时间可以等我“事业有成”了。或许如果我能多展现一些美好的未来,给她多一些期待,我们就会在一起了——也或许不会;如果她年龄小一点,也许我们也有勇气一起迎接未知的未来,也或许不会。

我希望她能嫁给一个她喜欢也喜欢她的人。

但是我年纪也不小了,找对象也是该考虑的事情了,过了几个月我上小木虫发了个交友的帖子,不得不说这个平台的有很多学历比较高的人,私聊我的人学历都比我高,不过各种原因吧,有一个我觉得可能性比较大的女生最后应该是因为我不太聊天就没有后续了,我觉得我现在真的是没有时间持续性地聊天,我上班下班也会闲聊,不过都是群里突然来几句然后消失掉这样的聊天,让我一直聊我也没话说,而且写代码的时候真得没办法持续性地聊天。

这个农历年我估计能存二十万下来,年末毕竟涨了一波薪资,感觉下个农历年可以存他个三十万了,家里帮一下明年杭州这样的城市比较偏的地段的首付就可以凑起来了。谈到钱,都道是冰冷世俗之物,但是它也可以很温暖的东西吧,我还是渴望爱情的,渴望有个人可以去爱的,不想再错过一个互相喜欢的人了,所以我不想太早遇到她了。

这几个月,技术上把java搞熟悉一点,看一些别人开源项目的代码,写一些自己的开源项目,快十二点了,就这样吧,以几句歌词作尾。

那自由的感觉 不会累

如果迎着风就飞

俯瞰这世界有多美

让烦恼都灰飞

别去理会自我藉慰

如果还有梦就追

至少不会遗憾后悔

迎着光勇敢追

远走高飞 说走就走一回

以上,

滕运锋,

2017年12月24日星期日,写于上海

One Comment on 前端两年

  1. 看了这篇文章,不知道说什么好……个人还是认为,当前社会的爱情还是建立在物质上的。程序员做事往往会考虑很多未来的事情,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程序员容易单身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