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FDA审计结束

滕运锋,2014年5月30日,于东阳横店。标题:FDA审计结束。

运气真是非常不错,毕业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经历了两次US FDA审计。审计官是两个人,审计我们公司一周,紧接着就审计我们兄弟公司了,也是一周时间。连续的两周,作息不定。

第一周,在我们自己公司。本来我们部门就只有8个人,经理A和副经理B都要陪审计官,一位同事C结婚去了,还有两位同事D和E是做认证工作的,还有一位F是新同事,专业英语词汇上还不是那么熟悉(我也差不多),所以书面翻译的工作主要就落实在我和另外一位同事G身上了(计划中我和G都是负责现场记录的人员,但是审计官很注重文件审查,必须有人去做翻译工作,所以第二天我们就退出一线,不做记录了,开始专心做书面翻译)。G工作经验比较丰富,做事也可靠,我翻译好的文件都要经过她的把关才能用(英语怎么样,用了才知道,鄙人英语太烂了,而且我发现G的英语的确也是比我好)。另,现在的领导真是走在时尚前沿,我们不怎么用微信的,他们都在用微信!这次审计传达信息也借助了微信群聊的力量。这一周,有一天我是晚上没有睡觉的,第二天白天照旧在翻译东西,下班吃完晚饭走到宿舍躺了下就睡着了。这一周,感觉就是一直有东西要翻译。还好有进出口和产业部各一个人帮我们一起翻译东西。

周六休息一天,周日把办公室的电脑搬到兄弟公司,试了下能否使用,就回宿舍了,又休息了一天。
第二周,到兄弟公司。C新婚归来,进出口部和产业部各派了一个人来帮忙,大家在一间临时办公室,人多力量大。而且兄弟公司这次只审计一个产品,所以这周没有上周那么忙了,多了许多等待的时间。我用等待的时间差不多把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看完了。第二周,最迟也只是到夜里1点就能睡觉了。兄弟公司这个临时办公室我挺喜欢的,很大。

———————————分割线————————————————

总体来说,这两周审计让我觉得自己以前的生活太闲了,需要更充实点。其实审计期间翻译文件的时候,不得不说有些文件真的是内里人也不一定能看懂是什么意思。如果中文内容的表述能避免模凌两可,能表述清晰,我们翻译起来也会更顺畅。其实这些中文,能让有关人员自己翻译是最好的,这样更能避免翻译出错的可能。兄弟公司那边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们公司这里我上个月问人力资源部的人,知道我们这里有三百多个本科生的,这么多本科生,他们的领导完全可以平常的时候让他们看一些相关的英文资料,让他们自己翻译些东西,不是一定是需要用的才能翻译的。专业英语这东西,重点是要平时积累。我在这边公司的第一位室友是先在兄弟公司上班上了几个月再转到安徽另外一个兄弟公司那里去的,他跟我说他在兄弟公司那每天只用操作HPLC就行了(他是做QC的)。一个本科生,整天就和一台HPLC为伴,很可以去熟悉HPLC各个部件和各个操作的中英文描述的。也不是要领导英语好才能教好手下员工的(当然,boss英语好更好),就像马云,他这么牛逼的人也不是技术出身的,不照样搞得挺成功的吗。他的领导完全可以拿本领导自己也看不懂的HPLC英文说明书,让他手下弄HPLC的员工去翻译成中文,领导只用看中文,看不懂(领导都是有丰富工作经验的人,不会真得看不懂,我的意思是:读起来觉得别扭,必须结合多年工作经验才能‘猜’出员工想表述的是什么意思)就说明员工翻译得不好,说一句“你再自己校对一下”就好了。然后让员工再把一份HPLC中文说明书翻译成英文,领导也不用自己看,接着让员工翻译HPLC相关的SOP文件。在实际翻译过程中,员工自己肯定是会慢慢熟悉一些专业词汇的,每一次的翻译肯定会比上次有所进步的。而且我不相信一个部门需要那么多人,用不着所有人英语都好,可以只招一两个英语好的,涉及英文的内容让他们弄FDA审计结束。不过头疼的问题来了,QC应该说人员流动率也是比较高的,培养起来的人可能没多久就走掉了。所以最好还是全面培养。不应该怕人员流动导致白白培养就不培养了,若是你培养了一个人才,即便他最后并非在你手下工作,你也应当自豪。就像一位老师,他的学生以后肯定是要毕业的,若是有人日后有出息了,老师也是会自豪的。若是你手下出了许多业内较优秀的人,即便以后他们都比你要优秀,你放心,你在业内也会有一定知名度的。我始终认为一个领导,并不一定要是全能人才,他只要自己具备一定水平即可,作为一个领导,他是否能将一个团队的力量最大的开发(并非剥削劳动力)出来才是最重要的。一个团结互助型、积极学习型的团队一旦建立起来,后续的团队维护是要轻松许多的,比如你有一个优秀的十人团队,其中有两个人要离职了,没事,新来的两个人在这样的团队中一定很快会被同化的,只要新来的人本身人品、性格什么的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我认为招聘并不只是人力资源部的事情。当初校园招聘的时候,来我们学校的药企是有很多的,其中有许多药企都是人力资源部和有关部门领导一起来招聘员工的。招人的时候也不应该以招到最优秀的十分人才为目标(除非你确实可以提供比其他公司更好的待遇),而要以招到八分人才为目标。八分人才在一个优秀的团队里会自动升级为九分甚至十分人才的。另外我得提个醒,十分人才为什么刚开始的时候容易换公司,我的想法是十分人才容易感到自己学不到什么东西,会倾向于到另外一个更优秀的团队里成为那里的八分人才。十分人才前期跳槽是为了学习,是为了让他自己更有含金量;而到了后期,我觉得很多人是会走相反方向的,去一个相对差一些的公司去组件一个自己的团队,这一时期是为了用自己的含金量让自己在职场上收获更多。

——————————————————————————————————

又跑题了,再跑会儿。

今天去东阳公证处,那边有个人居然记得我名字,想必东阳这边一周也只有几个人去做涉外公证,所以他们才记得住。

在兄弟公司的那一周,有一次学姐H(早我八届的校友)带我在兄弟公司逛了一圈,和我聊了会。她问我平常周末都做些什么事情,我说打打羽毛球,有时候找朋友去唱歌,要么看看书。她问打球、唱歌的时候有女的吗,我说没有。她就说我宅男了。。。宅男不是这么定义的吧。。。。。我是男的我承认,但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宅啊。而且大部分活动都是我去叫人的。本来话不多的一个人,去跟女生一起玩,我得多尴尬。学姐叫我要抓住机会,说公司这里男多女少,不主动就没机会了。

上个月有一次打羽毛球结束回来的路上,我新室友跟我说在球馆的时候有个人(也是我们公司的)跟室友说要给我介绍对象,室友让我主动去联系那个要给我介绍对象的人。。。我没去。“嘿,帮我介绍个对象”这样的话我可说不出口,况且还是要对一个从没说过一句话的美女说,这比说“嘿,做我女朋友吧”更难说出口。

昨天歌山下班后大家聚餐了,好多人都在喝酒,又来了一个不认识的人问我有没有女朋友,说要在兄弟公司帮我找个女朋友。。。他们究竟是怎么看出来我是单身的?当然,也可能没看出来。可能是他来我们桌和我喝了几次,对我有好感(每个来我们桌的人,我都会和人家干满满一杯的),不过我并不确定他有没有和我干过酒,我自己喝得也有点晕了,再加上就算清醒的时候我也不怎么能记住人脸,所以都不记得自己和哪些人喝过了(女的我记得,男的不记得,因为男的来敬酒的多,女的来敬酒的很少)。还有个很可能的原因,就像过年的时候亲戚总爱问有没有女朋友,陌生人初次见面总爱问你家是哪儿的一样,这也是一种客套话。

赞(0) 打赏(金额可随意指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阁轩 » FDA审计结束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其他地方 也 能 看到我

Github豆瓣读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