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Yakima

Highlight template code

Today, an frontend developer want to implement an effect — to highlight template code. As an example, we need to transfer string like  "dfasf${1}${2tes}dfsdf${hello3}blabla"  to an array like:

Here is my solution (in JavaScript):

This function will return an array as we mentioned above.

自助餐店的螃蟹

晚上公司聚会吃自助,我去拿个活螃蟹,用镊子夹到桶里它一直用两只爪子紧夹着镊子,它也许只是本能这样并不知道放开就活不了了,但是看它这样坚持就不想吃它把它放回去了,也不知道它能多活多久。

周深《可它爱着这个世界》

词:沃特艾文儿

曲:周深

无风的街角扬起了几缕尘埃

柳枝也打了几个太轻柔的摆

你未曾留意

亦未曾知它们存在

那些都是面容丑陋的妖怪

温柔珍藏眸中人情百态

太孤独缄默

却比人们更懂得爱

它也曾伫立街头任车马穿身过

携满肩风雪满腔寂寞

却仍愿 坚信着

世间最美好的一切

正御风漂泊

它仍对你第一万次展颜微笑了

小心翼翼也略显笨拙

而你从未得知那种渺小的温热

多么动人心魄

追着风 逐向云 奔向尘世

怀揣着 千百年 的爱与执

这相遇 那离别

都成就值得珍藏的故事

它正虔诚静候着

与你插肩时

你轻声 蓦然念出它陈旧却

珍贵的名字

它也曾不发一言连年孤身流量

去拥抱那束暖金的光

拾起的 这回忆

无论喜或悲伤都

随光阴绵长

它还是默默地长久地深情地观望

时光中的人来与人往

那幅无声的画面太过稀疏寻常

竟也触目惊心

你也曾不经意隔空予它一笑容

轻而飘渺却珍而又重

霞光中 乘着风

化作它荒寂心头上

最柔软的梦

你听着友人账中生命不息的脉动

看落尘故事逐一解封

某种似曾相识难以言表的感动

让你润湿眼瞳

某种似曾相似难以言表的感动

让你润湿眼瞳

尊敬的腾讯云用户,您好

尊敬的腾讯云用户,您好!

由于接到用户举报,您的腾讯云账号(账号ID: xxxxx, 昵称: xxxxxx)下的设备存在违规信息,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请您:

1、即刻登录安全管控控制台查看详细违规信息。

2、在第一时间完成违规信息处理,24小时内未完成整改设备将被限制访问。

3、详细的处理流程请点击:xxxxxx

违规类型:翻墙

违规URL:xxxxxx

违规IP:xxx.xx.xx.xxx

 

呵呵,只是提了下怎么用sock-shadow反过来的软件,谁会那么无聊举报这个,多半还是你们自己查的。

没有参考系的宇宙

假设宇宙不存在参考系

宇宙没有边界。比你大的是个宇宙,比你小的是个宇宙,你也是个宇宙,谁也不在谁里面外面,你想走近某个宇宙去它就不存在了,每个时刻各种实体虚体都在变,没有参照物,不存在参考系,不存在前后后、内和外。我们用不存在参考系的思路来想象下宇宙。

画圆的时候圆存在“起点”,一旦圆“画完“了,“起点”也就不存在了。这里所谓的“起点”是一个集合,里面有无穷多的点,而且也并不是一群紧挨着彼此密不可分的点。所谓的“画完”其实也只是个相对的过程,一提笔就画完了,也永远画不完。

一提笔就画完了

为了方便理解,我们暂时用我们现在的认知来看,提笔画的第一的“点集合”就已经可以看做是一个圆了,如果觉得不远,你可以离这个点再远点,非常远之后看这个“点集合”它就是一个小圆了。再反过来,你假想自己无线小,比这个“点集合”小几万兆亿倍,现在你把你放进这个“点集合”,这时候说这个点是圆还是多边形已经没有区别了。所以从起笔画圆的时候开始,圆就一直存在于那里了。如果你说这个圆不是你要画的那个圆,你要画的那个圆还没画完。那再继续我们刚才的思路,假想你比这个你要画的那个圆大几万兆亿倍,那这个你要画的圆和提笔就画成的那个圆还有区别吗,它们就是一个圆。如果你觉得是两个月,你就已经在否定本文最开头的假设了——不存在参考系。

永远也画不完

就跟上面的思路类似,你可以假想自己的占地面积永远都是圆未画完的部分的扇形面积的三分之一(这里如果觉得“扇形”和“面积”不妥,也可以将它们换成一维空间里对应的“线”、“长度”等名词,没差),那你永远也看不到这个“圆”被画完的那一刻。所以这个“圆”永远也画不完。

写在最后

如果你要问,为啥上面明明写了很多“参考物”。纯粹是为了方便理解不存在参考系的宇宙。用我们认知中的参考系来理解不存在参考系的宇宙。“参考系”是个错误的东西吗,并不是,所谓真理就是谬论,寻找真理的过程就是发现谬误的过程,真理和谬误也是没有区别的。如果你不是借用“参考系”来方便理解,而是就是觉得“可是我就是还没画完那个圆啊”、“可以这个点明明就是起点啊”,那你尝试去想象的宇宙还是一个存在参考系的宇宙,那不是这篇文章所假设的不存在参考系的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