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3

硕士期间怀孕,生还是不生?

今天在小木虫上看到一个帖子,主人公是一个硕博连读的女生。女主人公对事情背景的自我介绍: 楼主硕博连读,现硕士二年级,已领结婚证,但是还没有举办婚礼,现在发现怀孕半月了,老公很想要这个孩子,但是我老妈不太同意,主要是因为还没举办婚礼,觉得这样很丢人,我自己很矛盾。一方面有了孩子,学业要停。而且只能休学,不能超过一年,即意味着我要边带着孩子边继续上学。虽说导师很烂,课题也很烂,但是这样一来必然会延期毕业,会让自己很辛苦。另外 ,我不在家,老公和父母都不在身边,老公要上班,这样要把父母接来,租房什么的又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另一方面,如果把孩子拿掉,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将来的生育,但一定会使老公对我有意见。若是夫妻因此感情不和了,将来日子肯定不好过~ 老公一听到我有孩子的消息,开心的不得了,他十分想要孩子,但是现在,我们还没有房子,只有老家父母的房子,平时都住在各自的单位和学校。生了孩子会是很大的负担,但是公公婆婆已经奔6的人了,也十分想要孩子,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大部分回帖的人都建议女主人公把孩子生下来,理由有下:

  1. 人为的堕胎,不仅仅是杀生,也是不负责任,而且还断了母子(女)缘分。
  2. 堕胎一次,怀孕概率降低25%
  3. 如若这次堕胎成为双方以后矛盾的引发点,会影响到未来的家庭和谐。
  4. 父母可以帮忙带孩子(不是扔给父母带那种意思)。
  5. 以后找工作可以去除因未生育而被拒掉的可能。
  6. 努力就是为了生活得更好,不要为了事业把生活、家庭给抛弃了。
  7. 打掉孩子容易有心理阴影,而且对身体不好,年纪大了容易得妇科病。
  8. 万一以后想怀也怀不上了……

也有少部分人建议不要生的。其中有一个人的回帖内容是这样的: 如今的高离婚率让人不得不怀疑家庭是否真的比事业重要。一个没有事业的女人如果被丈夫抛弃是非常可悲的。如果他珍惜你,就不会让你在读硕士的时候怀孕。更不会让你放弃学业。你可要想好了,你生下来,就算不读书了,会不会去找工作,难道就做家庭主妇了吗?生完孩子的你可能再无心学习和工作了。你今后的老公会不会记得你当年的牺牲? 这段话说得在理不在理,看官们自己感觉。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角度来说,此话绝对在理。这不是一个对不对的问题,而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开放题,每个人的做法不同而已。于我而言,从小就觉得人是分亲密程度的,有家人这种自己人,也有陌生人这种外人。对于外人,我们经常是凭借第一印象来判断是否要相信他此刻所说所做。而对于家人这种自己人,我从来就觉得应该对他们抱着绝对的信任。

做什么事情都没法保证一定不会受伤,难道为了避免摔跤你就拒绝走路了吗? 要是碰到抱有这个回帖同志那种想法的人,也并不是什么大事,无所谓的。两个人在一起,不要指望着一定要判断对方确实信任自己以后,自己才信任对方。

你应该用你的信任打动对方,感化对方,让她感受到你的信任,她信不信任你,不用管。 

对原帖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到小木虫论坛参与讨论,原帖地址:http://emuch.net/bbs/viewthread.php?tid=5949831&fpage=1&page=1

学习转长棍

最近因为在毕业汇演的一个节目里面打了个酱油,需要舞棍子,特意在淘宝上买了两次长棍。

第一次买的长棍其实并不长,长1.50米,直径2厘米,价格18元(邮费10元)。

不幸的是后来无意中在一次非自由落体中这根1.50米长的棍子裂开了。于是吾人在淘宝上买了第二根长棍。这根长棍目前用起来挺满意的,其长为1.75米,直径2.2厘米,相比之前那根棍子,感觉上有分量得多,价格22元,邮费也是22元(顺丰一直都比较贵——但真得是很快,当天晚上广州那边发货,第二天上午沈阳这边就收到棍子了)。

其实绝对重量上来讲,这第二根棍子也是不重的,可能是因为之前那个棍子练得有几天了,相比之下就觉这第二根重了。反正第一根棍子吾人练着练着就会觉得没意思不带劲,第二根棍子练了一会儿身体就热起来了,而且很带劲儿。

从吾人开始学舞长棍到现在,其实也就几天的日子而已。学之前,一直都是看节目的时候看到别人在那里耍的,感觉会这东西的人都挺厉害的。其实这东西如果你只是想学个皮毛是很容易的,拿出手后不懂的人或许也会觉得你蛮牛的……

吾人已经不是为了毕业汇演而练长棍了,吾人打算好好学,慢慢学,因为吾人发现自己挺喜欢长棍的,它可以成为吾人的一个闲暇爱好。

既然提到了顺丰,就再多提一点吧。下面是一段从淘宝上copy下来的物流动态

  • 2013-05-26 18:51:56订单发送至顺丰速运

    信息来源:淘宝

  • 2013-05-26 18:52:31订单被物流公司接受

    信息来源:淘宝

  • 2013-05-26 19:35:18已收件

    信息来源:顺丰速运运单号:114634762979

  • 2013-05-26 20:24:41快件在 广州 ,准备送往下一站

    信息来源:顺丰速运运单号:114634762979

  • 2013-05-26 23:07:10快件在 广州集散中心 ,准备送往下一站

    信息来源:顺丰速运运单号:114634762979

  • 2013-05-28 04:41:24快件在 沈阳集散中心 ,准备送往下一站

    信息来源:顺丰速运运单号:114634762979

  • 2013-05-28 07:40:36正在派件..

    信息来源:顺丰速运运单号:114634762979

  • 2013-05-28 07:51:13由于 工作量过大,延误收派件 派件不成功

    信息来源:顺丰速运运单号:114634762979

  • 2013-05-28 10:23:02派送成功

看到吾人用红色重点标记的那句话了吗?(这个问题好白痴啊……

对于这次新买的棍子什么时候能快递到手,吾人其实很心急。因为吾人所在学院的毕业汇演是学校里第一个开的,时间时六月六日,可以排练的日子本就不多,快递慢一天就少了一天练棍子的机会。所以,从今天上午吾人就老是刷新一下淘宝上的物流动态信息,看到第一个正在派件的信息时别提多高兴了,可不幸的是紧接着就看到了那句红色的话……等到快十点了物流动态还是停留在这句红色的话这里。吾人都准备打电话给顺丰问一下能不能吾人自己到沈阳集散中心提货了,就在吾人把手机屏幕由待机的黑屏唤醒变亮准备上网找顺丰的客服电话的时候,来了一个未知电话,而且来电显示是沈阳的号码!!不出意外的,吾人终于在十点左右于学校正门门口拿到了顺丰送来的棍子!

想让大学生活精彩一点

我在沈阳药科大学的大学生涯已经接近尾声了。我在脑海中试着回忆了一下我的大学生活,发现居然没有什么我觉得有意义的、值得以后回忆的事情。

问题来了:我大学期间都干了些什么?我就像个输家,与失败二字过于亲昵。

曾经我希望能找到一份在深圳或者在江苏或者在浙江海正的工作。但是我在那些人眼里实在太平淡,最终去了其他药企。

曾经我想剃个光头,这想法大一刚来沈药的时候就有了。但是我一直不敢剃光头,因为怕,怕别人诧异的眼光。虽然最终我在大三结束后的那个暑假剃了光头,但这可是拖了两三年了啊。

曾经我想找一些朋友一起运营一个网站。最终的事情是我只是自己一个人写了个无人问津的博客,孤零零的挂在网上,没有风吹日晒。

曾经我想要找一些朋友一起骑着自行车去远游。最终无疾而终。

我能做个flash视频了,但是质量实在一般得可以。

我想英语六级考个600+,但是我第一次考英语六级的时候分数离600可是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我想学日语,但是根本就没学,曾经记了一下的五十音谱也没有印象。

……

想象中的大学生活是这样的:

我能经常和同学打篮球,或者打打羽毛球、乒乓球、桌球之类的。

我能和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创业,一起体验其中的辛酸。

……

但现实是这样的:

班级6个男生,4个不会打篮球也不喜欢打。剩下一个是学生会里的部长级人物,有女朋友,喜欢网游的程度大于打球,没有什么时间陪我打球。不打篮球打羽毛球呗,可是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总是被拒之后我也渐渐不太有邀请别人打羽毛球的想法了。

创业?我有稍微跟同学表达过这种意愿,但是他们并没有这种念头。一个念头出来之后,身边的人会有各种理由来浇灭它,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否定,而非改善。自己也逐渐淡忘了这个想法。一个人创业的执行力,我想我目前还是不具备的。

我甚至觉得自己和很多同龄人都有代沟了。

我不喜欢旅游,我喜欢的是中间走路或者骑车的过程,而不是到了目的地之后的拍照。而大学里的旅游都是坐车的,没有走路或者骑车的过程了。

我不喜欢网游。我从没玩过魔兽世界,我也不知道dota这个网上经常看到的游戏中文名是什么。有一个例外,穿越火线我还是比较喜欢玩的。

我不喜欢一些很花哨的流行词汇。什么童鞋,屌丝,基友……

我不喜欢他们长挂嘴边的粗口,,比如你妹的,即便我知道并无恶意。我并非出自独生子女家庭,我有妹妹。

我不关心娱乐新闻里的各种绯闻。甚至于新闻报道里的东西,我都是半信半疑。

我非常喜欢篮球,但是我并不知道去年的NBA冠军是谁,不知道湖人队伍里现在都有哪些人,不知道湖人在美国东部还是在西部。

……

我慢慢地开始愿意自己一个人做事情了。

这样的大学生活工作久了之后多半会淡出我的记忆。变成一副黑白而非彩色的画面。这样不好,我希望能在最后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给我的大学记忆添上有颜色的一笔。

我做事情总是不能坚持到底,经常半途而废,而且很多计划都会因为没有同伴而搁浅。

我特别欣赏特立独行的人。

实验室真恶心

虽然在大学里有这种感觉的机会并不多,甚至一度我都觉得自己已经对集体有些排斥了。

前段时间学校举行了一年一度的研究生体育节,实验室本着重在参与的精神把所有项目都上报了——羽毛球、乒乓球、篮球、拔河、跳绳。

我们很好的贯彻了重在参与,无视结果的精神。我们都不用练习的!我经常是在实验室无聊地看着窗外其他实验室的人在那里练习,看一会儿就接着看自己的书,因为那段时间自己实在是没有实验做,但是人又必须呆在实验室里。这没人性的地方!天天呆在这种地方让我的运动细胞死掉了许多,剩下的那些也都报着为了运动牺牲掉的觉悟。但是我们实验室不需要练习,只是在比赛前热身热身即可。这是我长这么大头次遇到能把重在参与精神贯彻得这么透彻的团体,让我的头、双手、双脚落了一地。

研究生体育节的比赛除了篮球之外都安排在了双休日,一共两周。第一周的双休日我知道有我们实验室比赛的情况下我都去看比赛了。第二周的周一有我们实验室的篮球比赛,我有参加。除了一个队友的女朋友到场以外一个实验室来的观众都没有,来的都是比赛参赛者。有些不爽,再加上后来实验室里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第二周周末的比赛我一场都没去看,干嘛热脸贴冷屁股呢?再者,本来这就是叫研究生体育节——虽然比赛的人里面专题生很多。

实验室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因为第一周我们实验室全部比赛都是首轮即告淘汰,所以有个研一的学姐在第二周跳绳比赛之前组织参加跳绳比赛的那些人练习了几次。我们报名参加跳绳比赛,但是我同学有参加,所以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事情就发生在第一次练习结束商议第二天的练习时间时。一个研究生让大家第二天下午六点集合练习,很多专题生不愿意了。因为除了我和其他少数专题生仍留在沈阳这边做实验外,大部分专题生从前段时间开始试验地点就被院长大人转到了本溪(沈阳之外的另外一个城市),他们每天上午八点从沈阳坐大巴去本溪市,下午四点四十左右再从本溪市做大巴回到沈阳,如果练习时间定在六点就意味着那几个专题生们回到沈阳后不能去吃晚饭了,必须直接来练习。某个学姐态度坚决,不改时间,而且语气非常不友好。所以,从次日开始,大部分专题生集体拒绝练习,拒绝参赛了。比赛前那帮自以为是的研究生差点连比赛人数都凑不齐。第二周的比赛我们实验室也全部首轮即遭淘汰。

说来我是有点幸灾乐祸的,除了对组织大家练习的那个学姐有些对不住外,因为她是我欣赏的那种人,但另外几个学姐实在太不像话了。我知道这种情绪不对,不过我当时确实真真切切是这么想的。关于这件事我需要写一份检讨。

说下一件事情吧。不提那恶心的实验室了。

最近中资班和我们食品班联合编排的话剧开始排练了,我是打酱油的,演英雄杀一幕中的岳飞。我准备耍个棍子,棍子已经在淘宝上买了,到手就可以开始练了,最近在寝室的时候会多用晾衣杆练练。

说实话,很久没有这种欢快的感觉了。

Real or Sham

This world, real or sham, sham or real? It’s uneasy to know. Whether he said previously is true? Or whether she said now is true?

If somebody cheat you once, wil you believe him or her again? How if he or she cheat you twice?

Nobody knows.

It’s a question left to me, and, you.

玻璃瓶瓶塞塞住打不开了怎么办?

昨天在实验室里需要打开一个宽约2分米,高约3分米(我对长度的感觉误差极大!)的玻璃瓶——瓶身和瓶塞都是纯玻璃的,瓶内有五分之三的液体。瓶子貌似放的时间有些久了,所以光凭蛮力打不开。 

一开始想到的是用被热水弄湿过的抹布裹住瓶口,让瓶口处受热膨胀同时湿润瓶口。然后尝试用力旋动瓶口。失败。 然后我想到的方法是用什么东西把瓶塞敲出来——沿着瓶身指向瓶塞方向敲打,用的是从学姐桌台上找到的一块木板。失败,again. 

后来我无意中发现玻璃瓶塞的顶部突出来的圆环与瓶口中间的空间正好能把之前提到的那块木板夹住一点,但不能完全夹住。于是我想到的方法就是拿一个重物把木板敲打到瓶塞圆环和瓶口之间的空间里。一开始找不到可以用的重物,后来我把铁架台的底座给拆了出来作为重物敲打木板。还真把玻璃瓶塞和瓶身敲得没那么紧了。手一拧就make it done了。 

考研、博士、实验室、女生

大部分学校的考研成绩都已经公布出来有段时间了,只有个别的学校到现在还没有公布成绩。考研成绩出来了,免不了几家欢乐几家愁。班长说我们班今年考研的那些同学总体上来说考得并不好。不过,我们班Chen MuHua同学听说能进入北大复试了,貌似挺牛掰的。

前几天带我实验的那个博三师姐非常高兴。为什么呢?因为她发给瑞士的博士论文被那边接收了。这意味着师姐今年就可以毕业了。她是真的很高兴,那天她知道自己的论文被接收后高兴得都哭了好几回。喜极而泣这个词我是头一回在生活中见到真实写照,之前只是见过电视上诸如奥运比赛上那些人喜极而泣的样子。恭喜。

在实验室的日子依旧是那么的无聊。我也依旧趁着间隙看看书。不过看书还得防着院长大人,因为实验室是不允许看书(电子书?)的。总之,小心为上。

这些考研的女生啊,一旦决定读研,他们就要在这些实验室呆上三年、六年、或者更久的时间。博三的那位师姐为什么那么高兴?我觉得因为她这个年龄,面临着毕业工作、结婚的双重压力,不仅有来自家里的压力,也有来自男朋友那的压力,还有自己已经生活中的人无形之中施加的压力。这是很痛苦的,年龄每大一岁,其程度就更深一层次。看着网络上各种剩女之类的称呼,最不爽的就是当事者本人了。

研究生体育节

研究生体育节到了,实验室应该是把所有项目都报了。说是重在参与。连练习都省了。

实验室那些研二的学长学姐们昨天刚搬到本溪去了。研一的学长学姐重新分配了实验室里原研二硕士们占有的领地。以前这些研一的学生是没有自己的实验台的,说是有些类似于乔迁之喜也差不多。新人新气象,昨天上午他们把实验室的窗户都擦干净了。

昨天下午院长大人把研一的那些硕士叫到他老人家的办公室开会去了。实验室剩下我和另外一个博士。

闲来无事,看见窗外有一些其他实验室的学生在户外练习踢毽子(团队赛性质)。看他们玩得很欢,很是羡慕。

然后。

我就去做实验了。这段时间原先给我安排实验的博三学姐去了江西找她男朋友去了,我现在暂时是做一个专业课老师给我的实验。

据说做到这个月的月底就可以离开这个实验室了,再过三四周我这个酱油总算可以不打了。

昨天晚上我在博客上部加了一副图片,其实不好看。这幅图是我从学校官网首页上弄来的。我还试了一下评论的邮件回复功能,发现我的博客上居然没有这个功能了,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弄了的。以前我都是用非插件方式实现的,这次我直接在后台搜索了一个叫Comment Reply Notification的插件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