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实验室真恶心

虽然在大学里有这种感觉的机会并不多,甚至一度我都觉得自己已经对集体有些排斥了。

前段时间学校举行了一年一度的研究生体育节,实验室本着重在参与的精神把所有项目都上报了——羽毛球、乒乓球、篮球、拔河、跳绳。

我们很好的贯彻了重在参与,无视结果的精神。我们都不用练习的!我经常是在实验室无聊地看着窗外其他实验室的人在那里练习,看一会儿就接着看自己的书,因为那段时间自己实在是没有实验做,但是人又必须呆在实验室里。这没人性的地方!天天呆在这种地方让我的运动细胞死掉了许多,剩下的那些也都报着为了运动牺牲掉的觉悟。但是我们实验室不需要练习,只是在比赛前热身热身即可。这是我长这么大头次遇到能把重在参与精神贯彻得这么透彻的团体,让我的头、双手、双脚落了一地。

研究生体育节的比赛除了篮球之外都安排在了双休日,一共两周。第一周的双休日我知道有我们实验室比赛的情况下我都去看比赛了。第二周的周一有我们实验室的篮球比赛,我有参加。除了一个队友的女朋友到场以外一个实验室来的观众都没有,来的都是比赛参赛者。有些不爽,再加上后来实验室里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第二周周末的比赛我一场都没去看,干嘛热脸贴冷屁股呢?再者,本来这就是叫研究生体育节——虽然比赛的人里面专题生很多。

实验室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因为第一周我们实验室全部比赛都是首轮即告淘汰,所以有个研一的学姐在第二周跳绳比赛之前组织参加跳绳比赛的那些人练习了几次。我们报名参加跳绳比赛,但是我同学有参加,所以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事情就发生在第一次练习结束商议第二天的练习时间时。一个研究生让大家第二天下午六点集合练习,很多专题生不愿意了。因为除了我和其他少数专题生仍留在沈阳这边做实验外,大部分专题生从前段时间开始试验地点就被院长大人转到了本溪(沈阳之外的另外一个城市),他们每天上午八点从沈阳坐大巴去本溪市,下午四点四十左右再从本溪市做大巴回到沈阳,如果练习时间定在六点就意味着那几个专题生们回到沈阳后不能去吃晚饭了,必须直接来练习。某个学姐态度坚决,不改时间,而且语气非常不友好。所以,从次日开始,大部分专题生集体拒绝练习,拒绝参赛了。比赛前那帮自以为是的研究生差点连比赛人数都凑不齐。第二周的比赛我们实验室也全部首轮即遭淘汰。

说来我是有点幸灾乐祸的,除了对组织大家练习的那个学姐有些对不住外,因为她是我欣赏的那种人,但另外几个学姐实在太不像话了。我知道这种情绪不对,不过我当时确实真真切切是这么想的。关于这件事我需要写一份检讨。

说下一件事情吧。不提那恶心的实验室了。

最近中资班和我们食品班联合编排的话剧开始排练了,我是打酱油的,演英雄杀一幕中的岳飞。我准备耍个棍子,棍子已经在淘宝上买了,到手就可以开始练了,最近在寝室的时候会多用晾衣杆练练。

说实话,很久没有这种欢快的感觉了。

赞(0) 打赏(金额可随意指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阁轩 » 实验室真恶心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其他地方 也 能 看到我

Github豆瓣读书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